我们的故事

让我们看看大约25-30百万年前的岛屿和浅海时代。怀塔基山谷存在于海底,这里曾经充满了生命。鲨鱼齿海豚在这片营养丰富的水域形成的的大型浅湾中游动。海洋生物包括大小不一,软体或带有骨骼的动植物。他们的尸体在死亡后被分裂,在海底形成白色的石灰砂。随着时间的推移,沙子被掩埋,并变硬,逐渐形成石灰石---我们地区的“白石”。

鲸鱼埋藏的山谷

…南方超级大陆---冈瓦纳(Gondwana)在恐龙时代快结束时分裂成新的陆地。这些碎片之一就是西兰蒂亚---“第八大洲” 和现代奥特罗阿新西兰的基奠

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五百万年前,在西兰蒂亚历史的后期,活跃的板块边界开始形成。令人惊叹的南部阿尔卑斯山脉上升,其速度与指甲一样快。在过去的200万年间,南部冰川雕刻了峡湾雄伟壮观的旷野。

 

最近,这种颇具化石历史的石灰石由于太平洋和澳大利亚构造板块的运动而迅速被迫推向地面。由于隆起和侵蚀形成了露出地面的岩层,我们可以由此看到代表着曾经沧海的化石证据。

恐鸟捕食者的领地

个消失的世界

西兰蒂亚从冈瓦纳(Gondwana)漂浮至太平洋,并伴随着一些古老的动植物谱系一直存活到现在。蛇颈龙曾经就在这片海岸边徘徊。恐龙-最初出现在这里---已经消逝,但是贝壳杉和山毛榉森林,鹪鹩和蜥蜴是生存在现代(Aotearoa)奥特罗阿的幸存者之一。

 

当西兰蒂亚板块漂移时,它被地质力拉长并变薄,使其冷却并淹没。广阔的浅海环绕着低岛。由于地壳的薄弱而发生火山爆发,火山活动直到今天仍在继续。大量的海洋动物群被变成化石掩藏在了石灰石中。

企鹅天堂

在人类到来之前,各种各样的鸟类在山地,平原,西兰西亚的草原和森林中繁衍生息。不会飞的鸟包括几维鸟,莫阿和阿兹比尔。飞鸟的种类繁多,从细小的鹪鹩到山上的鹦鹉,啄羊鹦鹉和哈斯特之鹰。在人类登陆前的海岸是企鹅们的天堂,是凯鲁库企鹅的故乡,这种企鹅跟成年男子一样高。

500多年前到达我们这片地区的人类将这片土地永久的改变了。我们最早的人类定居者到达时,这里到处都是巨大的哈斯特之鹰,他们捕食恐鸟,耸立云端统治着这些不会飞的鸟类。

 

怀塔基河口是新西兰最大的古代毛利人定居点之一,有大量的捕抓和烹饪恐鸟的器具为证。

由火与冰形成

沿古超级高速公路

壮丽的怀塔基河为毛利人提供了一条自然的通道,使他们能在南岛的东西海岸之间来回穿梭,在石灰岩壁上留下了珍贵的岩石艺术宝藏。

另一波定居者潮带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定居者,他们发现了肥沃的冲积平原和富饶的火山地质,这片土地非常适合农业生产,因为广阔的土地没有树木,几乎不需要清理。小麦最初为该地区带来了繁荣,随后该地区产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冷冻肉产业。

维多利亚时代的奇迹

化石的发现

这里有化石掩藏在

石灰石和其他岩石中。挑战是找到他们!化石已被科学

家们提取和查验,

以帮助我们了解现代物种的起源。现在,其他重要的化石也以该地区的名字命名。在阿纳提尼(Anatini)和地震  (Earthquakes)这两处中可以看到 “原位” 化石---岩石中有鲸鱼的化石。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独特地质遗迹,将观赏者的想像力带回了悠久的过去。

一个永远不会结束的故事...

一座白石小镇

为了将产品面向海外市场,需要一个城镇和一个港口。所以,奥马鲁开始兴旺发展,这是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独特小镇,到处都是新古典主义石灰岩建筑。在鼎盛时期,这确实是一个白石城。

 

为什么这个小镇有那么多宏伟的石灰石建筑?选择很简单。因为这里树木很少,却有丰富的石灰石,它易于切割和成形,还被证实是一种耐用的建筑材料。

地质仙境

怀塔基地区拥有

多样性的地质条

件---它们并非全

部都是石灰石!

奥马鲁镇建在一座已灭绝的死火山上。摩拉基大圆石是从沿海露头侵蚀的巨大岩石球体。在奥玛拉玛,还有“粘土悬崖石阵”(Clay Cliffs)崎岖的地势,而在邓特伦附近则有“大象岩石” (Elephant Rocks)的巨大石灰岩山丘。许多有趣且变化多端的地质特征构成了一条“小径”,供您查看和探索。

最富有的土地

硅藻土是怀塔基的史前瑰宝之一。这些沉积物形成于3500万年前,当时该地区处于海底,其中包含大量微观的化石生物。在1800年代后期,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家和地质爱好者提取了世界著名的奥马鲁显微硅藻,并将它们以精美的排列展示在玻璃载玻片上,而这些载玻片只能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

…这里充满了机会,就像这些化石一样,它们正等待着被发现。

Find Us On
  • Facebook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Instagram - White Circle
  • Pinterest - White Circle
News &
Events

"What a fantastic window into the past. Today we saw fossil bones in limestone at two different sites. One set were whale bones. Just awesome that this trail has been put together, maintained and promoted."

— Mark Shipman, 

Vanished World visitor

logo_otago_uni.png